走进埃及三千年前古都,我看到了什么?

在埃及生活的那段日子里,经常听这句话——“没有到过卢克索,就不算到过埃及。”

我们为逃避12月的酷暑前往卢克索,可依然感受到了火烧似的炎热。除了炎热,卢克索还是和开罗大不相同的——不同于开罗由立交桥交织形成的公路网以及在上面疾驰而过的一辆辆令人望而生畏的汽车,卢克索节俭、朴素得如同小镇一般。当地的埃及人皮肤黑黝黝的,好多都穿着长长的袍子,路上走几步就能遇见着装质朴的马夫,吆喝着招揽顾客。

卢克索的街头 图:wikipedia

尼罗河东岸的卢克索神庙 图:Olha Solodenko/ Shutterstock

而几千年前,这座城市却可能是另外一种样子,它在历史中有着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底比斯。

底比斯

底比斯作为都城兴建于古埃及第十一王朝,至今已有4千多年的历史。底比斯最鼎盛的时期,据说这座城市人烟稠密、广厦万千,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埃及法老们从这颗“上埃及的珍珠”发号施令,使古埃及的政治和经济达到了辉煌的巅峰。如果说古埃及早王朝时期、古王国时期的关键词是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那么底比斯就是古埃及中王国后期和新王国鼎盛时期的最好的诠释。

底比斯公元前2000年至公元前900年间的人口变化,其巅峰时期在当时时代算是超级城市了 图:wikipedia

底比斯文物版图 图:journeytoegypt.com

“生者之城”与“死者之城”

卢克索位于尼罗河中游,尼罗河穿城而过,将其一分为二。刚到卢克索时,我们惊奇地发现卢克索的神庙全都被建造在河的东岸,居民区也大部分都在东岸,比如卡纳克神庙、卢克索神庙等;而河的西岸则大多是陵墓和农田。

后来我们才了解到,古埃及人认为人的生命同太阳一样,自东方升起,西方落下,所以将壮丽的神庙和居民区全部建设在了东岸,而把死者安葬在西岸。“生者之城”与“死者之城”隔河相望,形成了生与死的完整循环。

帝王谷

我们去的第一个地方是帝王谷。帝王谷不算太近,需要走陡峭的环山公路才可到达。

或许是因为法老们发现先祖金字塔塔葬有着暴露、招摇的弊端,所以他们选择寻找一处更加隐秘、安谧之地,试图永远逃遁世外,不被打扰。他们做到了,他们设于一座隐秘峡谷里的陵墓直到1922年才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并留名“帝王谷”,可谓20世纪最为轰动的考古发现。

鸟瞰帝王谷 图:WitR/ Shutterstock

图:Anton Belo/ Shutterstock

我们到达时,有一些陵墓并没有开放,进了几个之后发现每一座陵墓的规划都相差无几,先是要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长廊的墙壁以及顶棚上都有很多古埃及文字和精美图形,主要是描述法老生前的宏伟事迹,沿着长廊走到最里面就是法老的棺材,所挖掘到的木乃伊和陪葬品目前都已移至开罗历史文物博物馆等地。

帝王谷内部照片 图:Jakub Kyncl

墙壁上的古埃及文字与图形 图1/2:Whatafoto/ Shutterstock 图3:bleung/ Shutterstock

安葬于此的基本都是底比斯最负盛名的法老。但帝王谷的62座法老陵墓之中,仅有一个保存完好的法老陵墓——图坦卡蒙之墓。

图坦卡蒙之墓 图:onthegotours.com

法老的棺材 图1:Nick Brundle Photography/ Shutterstock

开罗博物馆单独开设了一个房间来展示图坦卡蒙的陪葬品,人们站在黄金面具面前,久久凝视,赞叹不已。

博物馆内藏品 图:Mitzo/ Shutterstock

图坦卡蒙的黄金面具 图:wikipedia

哈特谢普苏特女王神殿

说到古埃及的女性,大部分人第一个想到的也许是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而哈特谢普苏特也是一位不可小觑的古代埃及全权女法老。

哈特谢普苏特女王现代画像 Barbara McNally 图:barbaramcnally.com

据《埃及通史》记载,新王朝十八王朝法老图特摩斯一世死后,庶出的继位者图特摩斯二世为加强权力的合法性,与同父异母的妹妹、王后的女儿哈特谢普苏特结婚。

二世驾崩后,由于他们只生一女,因此王位由一位妃子所生一个十岁男孩,即后来的图特摩斯三世继承,而哈特谢普苏特以母后身份摄政。哈特谢普苏特有强硬的政治手腕,一边与其养子暗中争权,一边精心治国,使埃及在她执政期间变得十分繁荣富庶。

日落前的哈特谢普苏特女王神殿 图:Maxal Tamor/ Shutterstock

哈特谢普苏特女王神殿 图:agsaz/ Shutterstock

哈特谢普苏特神殿是凿山而成,她选择将自己的陵庙建在峭壁上,尽显其统治的长治久安。陵庙分为三层,刻有许多富含深义的浮雕。如果说帝王谷深藏不漏——从外面看好像只是沙土岩石,而哈特谢普苏特女王神殿则辉煌至极。

哈特谢普苏特女王神殿浮雕 图:Anton_Ivanov/ Shutterstock

同在西岸的门农巨像,

据说后面曾有一座神殿,但是已经被完全摧毁

神庙中的象形文字。 图:Thomas Wyness/ Shutterstock

古埃及的神

拉神,也就是古埃及太阳神,是古埃及宗教中最主要的神,而阿蒙神是底比斯的主神。在古埃及首都从开罗移至底比斯之后,太阳神拉神和底比斯最高神阿蒙融合为阿蒙·拉。

古埃及法老修建神庙是为了供奉“众神之王”阿蒙·拉、他的妃子及儿子月亮神。这些神庙中最有代表性的有卡纳克神庙和卢克索神庙。直到希腊罗马化时期,卢克索一直都是埃及的宗教中心。

太阳神拉神和底比斯最高神阿蒙融合为阿蒙拉 图:mychambollemusigny.blogspot.com

卡纳克神庙

逛完西岸的景点,我们回到东岸,开始探索古埃及留存至今规模最为宏大的卡纳克神庙。卡纳克神庙门口有一条长长的道路,两边排列着众多狮身羊头像。狮身羊头像曾在1978年拍摄的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中出现过。

走进去之后便是石柱大厅了,石柱大厅之中共有一百多根巨大的圆形巨柱,每一根石柱的基座和柱身上都雕刻着内容丰富的浮雕、彩绘和象形文字,柱顶呈莲花状。

卡纳克神庙门前大道边的狮身羊头像 图:Patryk Kosmider/ Shutterstock

石柱大厅内景

这个恢弘的石柱大厅也是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中一个谋杀场景的拍摄地,行凶者爬到高高的石柱顶上将一块巨石推了下来,所幸并没有砸死女主人公。

有专家专门解读过在这些石柱上雕刻的图案和文字,其中多数为宗教内容和歌颂国王业绩的铭文,还有鲜花、风景、动植物和水果的图案,真可谓包罗万象,显示出当年埃及人富裕、安逸的生活状态。

卡纳克神庙古代还原图 图:reddit.com

卢克索神庙

卢克索神庙也是为供奉阿蒙神所建的,其大门口立着一根方尖碑,极为显眼。

卢克索神庙 图:achiaos/ Shutterstock

图:matias planas/ Shutterstock

卢克索神庙内部

作为古埃及的杰作之一,方尖碑是用作奉献太阳神和纪念法老丰功伟绩的一块完整的石碑。方尖碑不可有裂痕,不能是拼凑而成的,必须是整块的岩石,据说这样才能够接受到太阳神的神力和护佑。

卢克索神庙门前原来有一对方尖碑,而现在仅存一根。1836年,其中一根方尖碑应总督穆罕默德·阿里之令作为外交礼物送给了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

方尖碑是除金字塔以外,古埃及文明最富有特色的象征物 图:Bist/ Shutterstock

这根方尖碑目前立于巴黎协和广场 图:britannica.com

卢克索热气球

在卢克索,每天清晨日出时都能看到尼罗河西岸有一连串五彩斑斓的热气球缓缓升起。

我们一开始在旅店柜台联系了包车司机,后又从包车司机咨询到了一家热气球公司。上一次热气球的价格大概是一千人民币左右,因为同行的人比较多,我们同埃及人砍价砍到四折左右。

第二天清晨5点,埃及司机在旅店门口接我们,我们坐车到了尼罗河东岸之后乘船驶向西岸。这个时候我们就看到一个个热气球陆陆续续升上天空。到了西岸,一辆面包车将我们送到热气球升空的地方。

日出时,热气球漂浮在卢克索的尼罗河上空 图:gvictoria/ Shutterstock

埃及热气球 图:Li Hui Chen/ Shutterstock

我们几个同另一位中国来的阿姨安排到了同一个热气球上,和中国阿姨交谈之后得知,由于阿姨没有讲价,所以是以一千多人民币的原价乘坐了热气球,由此可知和阿拉伯人讨价还价的重要性……

不过多久,我们缓缓升上了空,一位埃及大叔站在最中间,开始熟练地操控着热气球的上升速度和方向。

在绿洲与沙漠的交界处俯瞰这座古城。苍茫无际的大漠中,尼罗河就像一根运输新鲜血液的血管一般,周围是生命的绿色,在这一条狭窄的河谷滩上,农民、牲畜、田野吸取着尼罗河的养分生机勃发。

从热气球上俯瞰帝王谷和尼罗河。在这里,尼罗河是生命存在的唯一源头,然而离开尼罗河岸两三百米,就是寸草不生的荒漠。 图:paul prescott/ Shutterstock

尼罗河的日落

当日傍晚,我去尼罗河河边看了一会儿日落。夕阳下,尼罗河好像显得更加端庄了,成群的白色水鸟划过宁静的水面,古老的三桅船在岸边小憩,从阿斯旺至开罗的大型游轮悠然下行。

尼罗河的日落

菲莱神庙

最后的行程是去菲莱神庙,它坐落在尼罗河中央一座岛上。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岛上悠然自得的埃及猫。

神庙、猫与岛屿真的很配呀!

美丽的菲莱神庙 图1:Unai Huizi Photography/ Shutterstock 图2:Cortyn/ Shutterstock

结语

古埃及文明,神秘而深邃。

然而时过境迁,放眼昨日的底比斯,今天的卢克索,砂石掩盖的神庙废墟上尽是清真寺与基督教堂。底比斯的辉煌早已不复存在,所有的秘密都写在了碎瓦颓垣之上。

正如古老的预言所说:“底比斯啊,你将变成沙尘,只有石头会为你说话。”

今天的尼罗河依然缓缓流淌着,好似时光也跟着变慢了。河边的街道上,处处都是牛粪,一位留胡子的大爷拉着他的牛车不紧不慢地走着;随即,一群欢快的赤脚小男孩跑过来,赶着他们的小毛驴,叮叮当当地,转眼间又消失在田野里……

卢克索神庙中修建的哈加格清真寺 图:wikipedia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江门威裕顺废品回收有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